文字记者拍“大片”:“上帝之眼”让我看到令人窒息之美

全文共1871

阅读大约需5分钟

视频为青海各地景色

和航拍结缘,纯属偶然(www.kuantian.net)。

2017年,分社和地处澜沧江源头的青海省玉树州杂多县联合举办了首届无人机航拍大赛,让我第一次见识到了无人机航拍的独特魅力,也让我更加认清了普通的我,视野是多么的局限。

图为澜沧江源头第一县——玉树州杂多县。

在澜沧江源头,肉眼可见星罗棋布大大小小的湿地,我用相机拍了几张,自我感觉还算不错,但从无人机的视角来看,蓝天和草原上的湿地完美结合在了一起,这种气势和角度是普通单反相机没办法表现出来的。

图为青海湖。

2018年分社又和海西州举办了无人机航拍大赛。和第一次活动相比,这届航拍大赛设置了高峰论坛,国内一些大咖纷纷讲述了他们的拍摄经历和经验,一些作品确实让人耳目一新。

在分社的支持下,我和其他同事不仅考取了无人机驾照,也购买了属于自己的无人机。拿到无人机之后,只敢在分社的楼顶上垂直起飞,然后降落,最多也就是在原地转一圈,看有什么好一点的景色,拍一两张照片就赶紧落地,深深的焦虑让我不敢飞得太高太远。

图为敦煌至格尔木铁路。

2019年6月的一个双休日,刷微博突然看到有着青海最美公路之称的“扎碾公路”正式通车,我觉得那个地方应该适合飞航拍。于是独自一人开车跑了50多公里,来到了扎碾公路。

图为青海最美公路。

那时无人机刚买到手,并不知道电池有放电保护,起飞的时候发现电池电量只有不到70%,于是在精心挑选拍摄地点之后,迅速飞起来拍几张照片和视频,没多久电池开始报警,于是就赶紧降落。最终没拍几张照片,但是为了安慰一下自己,还是提交了多媒体稿件《航拍青海最美公路》。

图为《航拍青海最美公路》图片稿件。

现在看来,那些航拍的图片简直弱爆了,根本没有体现出核心的“最美”,但是分社长还是将这个稿件转发到了分社群里,我知道除了对我的鼓励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分社的记者认识到,航拍对于新闻呈现可以起到积极的推动和促进。

图为黄河源头的日落。

2019年,分社又和玉树市政府举办了第三届无人机航拍大赛。不得不说,三次航拍大赛飞手都留下了大量图片和视频,为当地宣传部门留下了一笔不可多得的素材。连续举办的航拍大赛也得到了主办单位的高度认可。

图为青海茫崖翡翠湖。

近几年,政府对人群密集和要害部门的航拍管控越来越严,作为航拍爱好者,我也是举双手赞成。

去年夏天的一个双休日,我开车来到了西宁的西山,这里视野开阔,是飞无人机理想的场所。但是刚等我掏出无人机,一位保安大哥立即上来阻止,告诉我,如果发现我们飞无人机,要扣他们的工资,让我立即离开。

图为青海海西光伏产业园。

思前想后,我走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在一堆杂草后面一平米左右的小空地上,偷偷起飞了无人机。刚飞起来,我看见正前方树林里窸窸窣窣有人出现,我当时想,如果是刚才那位保安大哥,该如何应对?

我的脑子正在思索答案的时候,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来到我的跟前,看到我手里的遥控器,他朝我点头微笑,然后用颤抖的手从背包里也掏出了一架无人机……和他聊天后得知,这位老人已经76岁,他说自己要在活着的时候拍遍青海的山山水水。

图为中国最大的盐湖——察尔汗盐湖。

不得不承认,航拍已经占据短视频传播的一席之地,“上帝之眼”确实让很多人看到了不一样的视角,让受众发现了一个地区和一个景点的独特之美。和“摄影毁三代,单反穷一生”的段子相比,航拍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图为黄河上游海黄大桥。

为了剪辑出精彩的视频,除了要仔细研究无人机运镜,拍摄手法,危险评估等等,还要通过各种方法学会使用各类软件,剪映,PR,AE,LR等等,剪辑完成还要找合适的BGM,一般配置的电脑根本带不起来这些软件,然后就开始琢磨换电脑……

视频为青海湖景色

热爱有时候真的就是如此简单,不会单纯计较付出。好的作品通过抖音、视频号、朋友圈获得大家的好评,那一刻心里是非常满足的。很多人问我,文字记者为什么要学航拍?

我觉得,往小里说,文字记者如果要拍摄配文的图片,会对自己稿件中的新闻点有着更深刻的理解,所以就可以用航拍的图片或视频更直接展示核心要素;往大里说,这是培养记者融媒体意识的绝佳手段,也符合时下传播规律。当然,分社的鼓励和支持也会起到导向性作用。

图为江苏泰州水上森林。

不可否认,记者航拍有着天然的优势,新闻产品呈现也有更加多元化的表现。通过航拍图片和短视频,也可以让文字记者更加熟悉融媒体传播的特点和规律。

图为作者与黄河源头牛头碑合影。

飞无人机至今已经三年了,飞行记录中记载着三年的飞行数据:飞行总时间近100小时,最高起飞海拔4701米,这些数字对我来说,也是刚刚开始。因为,热爱有时就是那么简单。

视频为西宁夜景

图片及视频来源于中新社记者赵凛松

来源: 庖丁解news

我和党媒的情缘⑤|追忆照片背后的故事

今天我们怎么做记者|她扛起Ⅴlog大旗,与小伙伴们坚定走向新闻语态突围战

今天我们怎么做记者|从“笔杆子”到“自拍杆”,逸晨小姐姐“Vlog体质”生成记!

我和党媒的情缘④|而立之年,我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党报记者

我和党媒的情缘③|像蒲公英种子一样播撒“最美”

丁真为啥突然爆红?传播学者为你细解网红人物报道的叙事立场和方法

建设性新闻传播:看人民日报脱贫攻坚报道如何高出一筹

突发新闻现场,照片与视频可以兼得吗?

我和党媒的情缘|18年,我和金华日报副刊的故事

我和党媒的情缘|从农民到高级记者

地市报业和广电,是分是合?

撰写的论文连续四年获得浙江新闻奖一等奖、2次中国新闻奖,这位新闻人是怎么做到的

从新闻中挖“新闻”,居然挖出了中国新闻奖!

入职3年的95后小伙摘得浙江新闻奖一等奖,他的心得是“勤能补拙”

近3年15件作品获浙江新闻奖等奖项,她说:记者是一个挑战生命力的职业

“我和党媒的情缘”征文启事

下了新闻播报台,就奔带货直播间?广电主播直播带货风险多多必须规范

传媒评论

投稿邮箱:cmpl@8531.cn

聚焦传媒大行业的创新变革

研究全媒体、全产业链的融合创新

打造媒体人交流经验、探讨新知的平台

订阅《传媒评论》杂志其实很方便哦~

您可以在邮局订阅

邮局代号:32-229

全年定价96元

每册定价8元

您也可以通过编辑部直接订阅

订阅方法:发送“我要订阅”至公号后台

或电话 85311731 85311662

欢迎订购~

公司名称:龙口丛林中德车体系统工程有限公司
主营产品:铝型材,建筑型材,电子电气产品制造设备,零件加工,钣金加工,焊接加工,形式加工,铝合金